荒诞的《疯人院》里,藏着最本真的人性 专访导演算|-榴琏娱乐

撰文|徐露
来源:新剧观察(xinjunguancha)
“美是空泛的,趋于一致的。塑造丑和怪的空间才更广袤。”网剧《疯人院》导演算在微博上这样说。
相比《飞越疯人院》《禁闭岛》等国外经典影片,国内表现精神病人生活状态的影视剧非常稀少。不同于都市剧的光鲜亮丽,有别于古装剧的庄重典雅,创作一部聚焦边缘人士的剧集需要创作者付出更多心力,“在精神病医院待上一段时间,哪怕正常人也会怀疑自己得病了。”

左一为孟喃(刘畅饰),右一为穆思凡(卢杉饰)
因为去精神病院看望亲属,感动于他们不同常人的纯碎,“他们是最接近人性本身的,高兴、愤怒都表现在脸上,他们不会藏着掖着”,算决定拍一部关于疯人院的片子。但在这个想法萌生的2015年,网剧刚刚起步,算也走出大学校园不久,谁也没有想到它会在2018年8月9日这一天与观众见面。
“写剧本的过程中,社会舆论、审查政策一直在变化,删删改改12遍。中间约见了许多投资方都没成,一开始和大猩猩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合作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没想到拍摄过程会这么顺畅”,3年磨一剑,《疯人院》从剧本到拍摄播出有太多让算感慨的地方。

左二为导演 算
大猩猩电影的入局,带来了监制陈嘉上,紧接着梅婷、杨新鸣、王永泉、张琰琰等戏骨陆续加入,让这个不起眼的网剧具备了电影级的班底。
看着成片中苏茂平(梅婷饰)一边往角落里缩,一边对着空气大喊“他又来了”,你不禁思索她到底经历了什么?看着不断给自己泼冷水以避免入睡的江教授(王永泉饰),你或许会好奇是什么样的噩梦如此可怕?
大千世界、参差多态,在导演灰白冷酷的镜头下,新剧观察看到了生活困境和人心多变。看惯了高颜值、大IP,主打魔幻现实主义的《疯人院》或许能让你眼前一亮。

聚焦精神病人群体,
展现生活中看不见的角落
每一部片子都有自己的时运。
当高饱和度的阿宝色、满屏的小鲜肉成为过去式,贴近现实的画面和自然流畅的表演开始被观众欣赏。2017年7月拍摄,2018年8月播出,网剧《疯人院》的诞生看似偶然,实则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杭州保姆伤人案、红白蓝幼儿园教师虐待幼童、小说作者因为抄袭被告上法庭,一个个社会新闻提醒我们人性的阴暗和复杂,现实比想象更魔幻。那些精神病院里疯疯癫癫的患者大多经历过不堪回首的伤害,因为走不出生活的阴影,所以活在幻象里。

在去精神病院采风的日子里,算一开始觉得很惊悚,“那些人的状态和说话方式已经不在你认知的常规范畴里了郑秋泓。”后来发现这些与常人迥异的言行非常具有连续性、一致性,他们的内心深处有羁绊,“有些病人每天都神神秘秘的,或者看什么都很惊恐。你就很难不去想象,是不是他真的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只是不在我们的认知范围内。”
就像《疯人院》这部剧,一开始看到坐落在密林里的疯人院,监狱般的病号房,不自主会产生惊悚压抑的感觉,但随着医生孟喃(刘畅饰)和穆思凡(卢杉饰)的介入,病人发病的原因陆续浮出水面,在孟喃通感特写的辅助下,我们看到病人们不堪回首的过往,与朋友、家人间的摩擦、猜忌。
“精神病人的情绪是直接表达的,有些狂躁病患者随时都绑着束带,因为你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发狂。剖析这种生存状态,容易揭露人性的另一面,有利于戏剧化的表达。作为年轻的创作者,我们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如果换别的题材,可能有些东西是放不进去的。在《疯人院》里,可以借由精神病人的视角,把我们想拍的内容做出来,”算说。
一共24集,每两集讲述一个病人的故事,以惊悚或者荒诞开始,以温情和理解告终。快节奏的叙事方式、真实细腻的表演,《疯人院》仿佛现代版的《醒世恒言》,用新奇的视听语言带领观众体会生活中那些看不见的角落。

如何拍出真实的疯人院?
但要拍出精神病人的真实状态并不容易。
《疯人院》拍摄期间,最多有200名群演扮演精神病人,少的时候也有80个人。“他们大多是横店的跟组演员,平时扮演一些虾兵蟹将、路人甲。一开始让他们表演精神病人,非常夸张,叽叽喳喳、群魔乱舞、上跳下窜。”
为了让群演沉浸在疯人院这个环境里,算挨个给演员找状态,“有的是盯着天上发呆,有的是面朝墙背对镜头,有的就是一直在打量别人,剩下的大部分就穿着病号服正常走路、说话。摄影师把镜头藏在角落里,抓拍好的表演状态,进行剪辑。”
还有一些特殊场景,比如精神病人做广播体操、举办中秋晚会,他们打太极、跳舞、唱歌的状态跟正常人多少有不同,算按照自己在精神病院考察时的所见所闻对演员的动作进行一一调整。

“我一般是引导演员让他表演的更舒服、更自然。如果表演的时候,演员自己都觉得不自在,那观众也会觉得不舒服”。
好在主演们非常给力,卢杉饰演的穆思凡因为母亲曾患抑郁症,对病人有着非同寻常的责任感,刘畅饰演的孟喃则表现的更加轻松、阳光,刘敏涛等戏骨的表演更是让导演在监视器后直出鸡皮疙瘩。
有实力的演员,总是对疯子或者天才这类生活中少见的人物,抱有极大的创作欲望。凭借扎实的剧本和人物小传,《疯人院》邀请了陈启泰、梅婷、刘敏涛、张琰琰、王永泉等一众戏骨。
当“夏江大人”疯狂地把冷水泼在自己身上,当张琰琰一本正经地对地痞无赖用催眠术,当班嘉佳歇斯底里、浑身冒烟,人物的性格和痛苦表现的淋漓尽致。
“真实的精神病人年龄大多在40-50岁左右,跟这些演员的年龄是吻合的,而且这些人的演技过硬,能够让观众信服。如果找一个流量演员过来,表面上看起来流行元素多了,故事却显得很假。”一开始有人和导演建议,用年轻演员表演单元剧里精神病人的角色,但考虑到年轻人的阅历支撑不起人物的沧桑感,所以作罢。

另一方面,导演算对《疯人院》里压抑、逼仄的氛围营造,与病人们狂躁、抑郁的状态相得益彰。
坐落在四川青城山上的久山疗养院,周围郁郁葱葱,弥漫着水汽,让人看不清未来的路。破旧的疗养院里到处都是栅栏,一间间狭小的病号房,还有那窄窄的过道,整个空间里到处充满限制。
“我们特意把这个疗养院营造成一个禁闭的空间,用环境上的禁闭,反映出病人们对自己精神上的紧闭。80%的精神病人是难以沟通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医院的值班医生必须要轮班。正常人要保持一定的社会性,与世隔绝时间长了行为会比较怪异。”
从小居住在都江堰,经常去青城山上的农家乐和寺庙里游玩、烧香,一想到幽闭、幽森这些词,算的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就是青城山,“如果一家疗养院坐落在这样的丛山密林当中,肯定会更有意思”。
而且拍摄期间,都江堰一直下雨,天气阴沉沉的,配合后期特意调出来的冷色调、低饱和度,《疯人院》的画面显得异常冷峻。

3年磨一剑,
《疯人院》汇集香港、
大陆两地优秀班底
虽然是第一次执导网剧,但算在镜头和叙事方面表现的很成熟。
这得益于他喜欢在拉片子的时候,分析并画下来那些经典的分镜头。在他的微博上,就有一些分镜头的描摹,以及对绘画作品的鉴赏。
从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专业毕业后,算拍过广告,给《鬼吹灯之精古绝城》做过分镜设计,为一些MV和网络电影做美术指导,对影视剧拍摄的各个环节做了比较深入的了解。
2015年开始,拍摄《疯人院》的想法开始浮现在算的脑海里。为了创作剧本,他找来了自己的发小孟扬一起编剧,孵化这个项目。“在创作剧本的三年里,讨论剧情走向已经变成我们生活当中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吃饭、走路的时候,都会聊剧情,讨论哪些地方应该修改。屌乐美”

左二为导演 算
算认为《疯人院》的立意,既有社会深度,又有形式上的美感,有很大的创作空间。从2015到2017,两位编剧改了12版的剧本,依旧乐此不疲。
但是2015年网剧刚刚起步,网剧投资比较谨慎,算当时接触了十几家投资方试图开发《疯人院》这个项目,最后都无功而返。直到遇见大猩猩电影(北京)有限公司。
“我和孟扬专门成立了工作室来孵化《疯人院》,不做出来决不放弃。一开始和大猩猩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合作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没想到进展很顺利,直接去和视频网站谈合作,他们的执行力和专业能力还是很强的。”

左一为香港电影协会会长陈嘉上,右一为主演刘畅
由香港电影协会会长陈嘉上担任董事,中国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担任顾问,大猩猩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在香港和大陆两地都有一定的影响力。
网剧《疯人院》立项之后,大猩猩电影找来了陈嘉上担任监制,操刀电影《无间道》《唐山大地震》的美术指导刘凌晖、电视剧《北平无战事》《琅琊榜》的摄影指导史成业等人也陆续加盟,于2017年7月开机拍摄。努力了3年多,剧本终于变成了精致的画面。
“接到优酷的定档通知,工作室所有人都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算这几天一直处在紧张又激动的状态。

听说榴琏的小粉丝们想要撩我?
那就快加入下方的QQ群一起
愉快的玩耍吧~